破解硬件
2017年第4期 146 < 返回目录
苹果盒子上有这样一行字:“加利福尼亚的苹果公司设计,中国制造”。但是很显然,对于你的新iPhone 来说, 它的内在价值源于其美学设计,而不是繁琐的硬件组装过程。

  Gorilla玻璃的屏幕和拉丝铝的后盖凝聚了无数工程师的智慧。而人们往往会忽略的是,让你的手指轻松自如操作的设备远远比阿波罗登月的宏伟项目更为伟大。但是要能够充分地欣赏你手中的设备,你还需要了解关于该手机设计、政策和装配线的内容。No Starch出版社刚刚出版了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电气工程师Andrew “bunnie” Huang的The Hardware Hacker,该书向我们展示了硬件黑客的世界。

  这本书是Huang撰写的关于计算机方面的速成教程,但目前并没有得到过多关注。此书的副标题进一步呈现了作者的用意:“探索硬件的制造与破解”(Adventures in Makingand Breaking Hardware)。此处的“破解”是指逆向工程或非法破解。

  翻开此书,你会看到一张深圳赛格电子市场六层楼展厅的照片。该书由看似杂乱的4部分组成,以作者初到中国制造中心——深圳的经历作为开场。这位年轻的工程师为他个人发明的产品到深圳寻找相应的制造商。他的发明——Chumby,是一个运行在Linux系统之上,基于互联网的闹钟替代解决方案。此书的第二部分则严谨地从不同角度讨论了知识产权;第三部分发表了他对开源硬件的个人看法;第四部分是关于破解的研究,关于闪存卡、智能手机、人类基因组,甚至猪流感病毒等。

  电子互换精神贯穿本书始终,部分原因在于该书基本来源于Huang的博客(www.bunniestudio.com)中一些备受欢迎的帖子合集。尽管他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博士学位并为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工作,但是,Huang更喜欢以“bunnie”或“b”作为他的头衔。与他的学术背景相比,他更像一个黑客。


探索工业制造

  Huang开始在深圳为他的Chumby设备寻找制造商时,他第一次感到“珠江三角洲的生态系统差距悬殊”。2007年,深圳有900万人口,运动品牌New Balance工厂的就业人数为4万人,与生产iPod和iPhone的富士康工厂的25万个工人相比,显得有些相形见绌。听说要进入富士康工厂,必须先出示护照和清关文件才可通过。

  Huang介绍了他拜访的三家截然不同的工厂,一家在意大利,另外两家在深圳。意大利工厂为Arduino微型控制器厂商生产印刷电路板,而中国的两家厂商各自专门生产USD闪存记忆棒和服装拉链。拉链工厂只雇用了12个工人,生产全自动化,每月生产100多万个拉链。他对不同生产流程的痴迷在他书中的细节描述中展现得淋漓尽致。第一部分最后一个章节的标题为“工厂车间”,他用了40页的篇幅总结了他给麻省理工学院研究生上的“供应链与制造”辅导课程。


中国的知识产权

  Huang在此书第二部分介绍了中国知识产权(IP)生态系统与国外的细微差别。他以什么构成了“假货”作为开篇——不是这些制造商以惊人的速度生产出“假货”产品这样一个你认为的简单概念,而是他们在没有告知产品品牌所有者的情况下,在背后以相同的设备、劳动力来制造相同的产品。不同的是,他们直接出售给客户所获得的毛利率却更高。

  Huang还讨论了克隆和仿制品,并将那种剽窃他人创新产品的影子集团称为山寨公司——极力仿制原创产品的功能和特征。他使用整个章节的篇幅详细介绍了一个典型的山寨案例——一款成本不到10美元的功能手机。

  Huang认为,关于改革西方专利制度的讨论早就应该进行了。“授予类似于智能手机‘滑动解锁’这种琐碎发明20年的专利保护,或许并不是一种激励发明革新的好方法。”

  在最后两节中,Huang阐述了“对我来说什么是开放的硬件”和“一个黑客的观点”这两个问题。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那些专利是如何成为现在你手中这个日常生活离不开的设备,那么这本书是你最好的选择。


                           

Michael Castelluccio


陈勇 译,林静 校

< 返回目录